贵州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创业就是要这样两个多月时间便吞并强大的竞争对手

2019/11/09 来源:贵州汽车网

导读

有时候,应用就是应用;有时候,应用不单单是应用,它可能会发展成大规模的商业。区别这两种不同意义的应用不是件容易的事;想想看在这个满街低头族的

创业就是要这样两个多月时间便吞并强大的竞争对手

有时候,应用就是应用;有时候,应用不单单是应用,它可能会发展成大规模的商业。区别这两种不同意义的应用不是件容易的事;想想看在这个满街低头族的时代,一个人视而不见的应用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就是宝贝呢!

Kathryn Loewen之前做过开发人员和软件产品经理。她在入读加拿大皇家大学商学院之前已经积累了不少金融经验。2013年毕业之后,她立即回到了家乡温哥华,迫不及待想要把所学知识统统运用到她满脑子的商业计划中。

回到家乡之后Loewen意外地发现这里资源竟如此丰富。在温哥华,她找到不少开发者同僚,他们一起设计、测试产品,如果产品不合格那就卷土重来。经过几个月的尝试,有一个产品达到了他们的要求。Loewen一直以来都在不断调整Stripe——与paypal互为竞争对手的支付处理系统,在创业公司中颇受欢迎。这份工作要求她精通金融服务。于是她和另外一名开发者一起设计了一款应用,可以让企业主在Android设备上随时查看和管理他们的Stripe账户。Loewen称之为“Control”。

Control于2014年初上线,反响不错——但这不能说明什么,毕竟只是一个免费应用。但是Loewen想知道Control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。

她知道维持业务持续发展的秘诀:把免费用户转变成付费用户。如果是个人应用那很好理解,但是对于企业应用,付费简直闻所未闻。(虽然一个叫Slack的即时聊天服务已经开始尝试企业付费。)Loewen的团队成员也对收费持怀疑态度。于是她一边循循善诱,一边继续推出产品。

同时在亚利桑那州的梅萨市,一位名叫Billy Coover的创业家遇到了大麻烦。他开发了一个跟Control十分相似的应用pay pad,但是只是在他的公司Nearby Now内部使用。

他在采访中说道:“我开发pay pad只是想快速地查看交易、给客户退款而已,方便在任何时候管理我的公司业务。”后来在朋友和合作人的鼓动下,他把应用放到了iTunes Store里。不到一年,已有2000多个用户支付了8美元来下载使用pay pad。当用户在iTunes Store上搜索“Stripe”时,pay pad也出现在搜索结果中,排名十分靠前。而且它还有个十分有意思的功能:在收钱时能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,就仿佛你口袋里装的一大把硬币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音。但是没过多久这些付费用户要求Coover和他的小团队提供更多的服务和应用维护。于是,除了每周在Nearby Now工作80小时之外,Coover还要花时间去维护pay pad。

让我们再回到温哥华。Control正在慢慢地吸收更多的开发者到自己的团队, Loewen一边靠着自己的积蓄开发产品,一边积极寻找投资人。在Google play上搜索Control十分容易,只要输入“Stripe”就会显示。而且Control的表现也不赖,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000名用户。但是她也知道竞争的激烈性,pay pad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还是最有实力的对手。所以呢?她在Twitter上不怀好意地关注了Billy Coover,监视他每一条与pay pad有关的推文——特别是消极的那种。

2014年春的某一天,Coover终于忍不住在Twitter上吐苦水。

Loewen得此良机立即回复说,她正在开发类似的产品,需要Coover的建议——想知道他是否打算把pay pad发展到其他平台,或者和Stripe之外的金融工具合作。

“我立马警惕了起来,”Coover回忆说,“我很少回复陌生邮件,但是她看上去还算友好,所以我简短地回复说,‘我没有这些打算。’”

他们并没有马上熟络起来,但是也会偶尔联系一下。 Loewen说:“他有很多不错的建议,还说,’我很欣赏你的模型。’”——即最终将提供一系列服务和升级并开始向用户收费的订阅模型。

渐渐地Loewen意识到,虽然pay pad的用户数量几乎是Control的四倍,然而Coover好像将重心放在Nearby Now上。她也逐渐了解到pay pad采用的是一次性付费模式,这就意味着Coover很难有动力去不断更新或者改进pay pad的服务。

所以她果断拿起电话,告诉Coover她有意向收购pay pad。

她一步步地给Coover分析,先是划分出pay pad的目标市场,然后指出Control的工程师将会想法设法瓜分他的有限市场份额。 Coover还预估了在当前定价模式下pay pad的未来收益。最后她提议不如让她把pay pad收归麾下变成一个软件即服务业务,然后向他的用户收取日后的更新费用(如果他们想要获得更新的话)。并且,在未来的三年里,这些升级更新相关利润中的25%将归Coover所有。

Coover有些犹豫。他觉得这些报酬好像少了点。但是他掩盖不住对Loewen的赞赏,另外同时作为一名小型企业主,他也由衷欣赏Loewen在电话中提到的那些额外服务,比如预测、催缴还有交易失败管理等。

Coover说:“不得不承认,她说的这些都是Nearby Now十分需要的服务。pay pad虽然是我一手开发设计,但是把pay pad提高到下一个层次必须得靠Control或其他类似应用的协助。”

最后Loewen同意25%立即用现金支付,剩下的50%在技术全部转移到Control之后支付,最后当公司准备好正式收购时再支付剩下的25%。

Loewen事后感慨说:“我从没想过可以成功收购pay pad,毕竟有点不切实际。但是还真成功了呢!”

从签订协议到最后完成收购,整个过程用了两个月多一点。突然间,Control的用户比原来多了四倍。Control不仅吸纳了pay pad的4000多名用户,而且名声大涨——这一切都得益于pay pad旧用户在iTunes Store上的评价。同时,硅谷的投资者也注意到了这个独立开发金融业务应用的女性创业者,并为她成功收购竞争对手一事震惊了。

Loewen说,“收购消息一出,所有的投资者都投来好奇的目光,因为我有时间和精力去收购Control的最大竞争对手,并且交易无比顺利。”之后短短几个月内,Control成功从个人和团体投资者那里获得150万美元融资,投资者包括BDC Capital和Vanedge Capital。

随着pay pad的技术集成到Control的系统并且Coover担任技术顾问后,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重要转型。Control不会去调整自己的业务模式——而是彻底转变,即在应用中引入软件及服务模式——之后用户将每月为使用的服务付费。

当然Loewen的团队并没有完全接受这个创意。她也没有咨询过任何人。但是,Loewen愿意冒险尝试。“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商业应用,”她告诉质疑者,“那么你就会愿意每月为你享受的服务付钱。”

有了新的支付模式之后,Control如今步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,每月月费大概在5-100美元不等。公司现在拥有11名员工与7000多名用户;大多数是iOS用户。也就是说即使没有发生收购,pay  pad的老用户还是会继续选择使用pay pad。

viagraeffects

常人枸橼酸西地那非

希爱力和伟哥哪个有优势

标签